洛阳理工学院论坛|洛理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夏末之殇

[小说随笔] 【转】我上个月审的犯人对我说了一句话,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挺累的。他忽然慌张了起来,不停的跟我使眼色,说你先让我进去,我在外面害怕。我心说你害怕,我放你进来我他妈也没什么安全感。我知道你是谁啊。不过打量了两下,他这体格估计也没什么威胁,多个人,说实话我还能安心点。就放他进来了。 眼镜男进了屋倒是干净利落,一点废话没有,说着就从兜里掏出几张白纸条来。一一摊开放在茶几上。说,哥们我今天得跟你说个事。我一看见白纸条,心跳就开始加速,但在他面前我还得强装一下镇定。点了点头,意思是你说吧。眼镜男,说,哥们其实这个事吧,应该不算个大事,可是吧,我就觉得怎么这么邪乎呢,这才大晚上跑过来特地跟你说一声。我又点点头,心说,***倒是说啊。眼镜男,咽了口唾沫,说:哥们,上次我不是跟你说白纸条我们家也有吗?啊,我们家就住6楼,才搬来也没多长时间,估计你也不认识我。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这白纸条都不是我家的,都是我儿子从你家门缝里捡回家的。今儿要不是孩子主动说,我都不知道这事,你看给你添麻烦了,我寻思万一这是什么重要物品呢,还是大晚上给你送过来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孩子被我训完还在家哭呢。说完眼镜男起身就要走,我一把拉住他,他就又被我拽回到沙发上。我说你先别走,那天你神神秘秘的问我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吗?眼镜男一听就打了个冷战,说:咳,哥们,我那也是害怕,这纸和字的感觉,看着就不对劲啊,我寻思着就像是给死人用的,你瞧,我这上面还写着这些吓唬人的话,你当时都气成那样了,我在跟你说,我觉得这纸是扎纸人纸马用的,你当时不就得揍我啊?谁没事给自己找那麻烦啊。听他的语气,他家的纸上面也有字?我立刻挨个打开,又拿出我之前的几张。拼起来,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这真是有人塞到我家门缝里的么,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多不少七张纸条,拼到一起竟然真是半幅挽联的规格,只是上面却只写了四个字:赠君一命

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告诉我送我一条命吗?送我命干什么?我能多活一辈子?还是说我本来就该死了,又有人送了我一条命?我正思考,眼镜男就又要走。我瞪了他一眼,他就又坐下了。浑身不自在的想找话跟我说,又明显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头要炸开了,强忍着抽了根烟,我问他,第一次发现纸条是什么时候?眼镜男摇摇头,说他也是早上上班才发现的,这估计得问他儿子。说着就又要起身说把他儿子带过来让我审问。我摆摆手赶紧说算了,我心里面已经有了个猜测,越想越觉的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越觉得自己的心被抓紧了。一张纸,被分成了七份,钱哥要我出去躲一个星期。他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躲这些纸条。这纸条的内容究竟包含了什么讯息,让钱哥不直接告诉我。还是我推算错了,后面还会有别的纸条?这还是钱哥给我线索?我混沌了,咬着牙才没叫出声来。幸好眼镜男就在我旁边,我还不至于感到这个家是那样的空旷。我一直在胡乱的推测,眼镜男又趁机告辞。这次我没留他,估计有他在也帮不上什么忙。谁知道他刚起身,房间的灯一下全灭了。眼睛男吓了一跳,我明显感觉他摔到了沙发的那一边。我到没觉得有什么,因为有更大的恐怖罩在我头顶上,这种偶尔停电,反而不会让我感到害怕了。眼睛还不能一时适应黑暗,我只好朝着黑暗问他,你没事吧。他竟然不回答。我也就懒得理他,双手揉着头,继续想一个星期以来的这些事。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楼下那些骂娘的人开始欢呼来电了。家里的灯也一起亮了起来。我抬起头看见眼镜男哆哆嗦嗦的站在茶几前面,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心说一个停电至于把你下成这样吗?一低头,看见他裤子都湿了,地上一滩水。我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心想放他进来是对的,摆明了给老子解闷来的,这样我还能心情不那么压抑了。嘴上也就跟着问他:你都摔到沙发上了,就甭起来了啊,老实在沙发上呆着不就完了么,乱跑什么?他听见我的话,嘴一下张的更大了,哆嗦嗦的才挤出几个字一听差点也把我吓尿了。他说:刚..刚..刚..那那那那不是我!!!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立刻转过头去看沙发的另一边,空空如也。我上下牙不停的在撞击,我完全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身体了,我不敢眨眼睛的盯着沙发,仿佛沙发那边会随时蹦出一个人来。其实我到很想真的蹦出一个人来,起码我还能跟他搏斗拼命,人最害怕的,永远不是摆在面前的恐惧,而是来源于未知。过了一会,我稍微平静了一些,便起身在房间四周查看。眼镜男明显已经吓到不能动弹了,就站在原地压着嗓子问我,你..你..说.是什么?他是不是还在这个房间里。哥们我求求你踹我一脚,我自己动不了。说实话,我现在的心境比他强不了多少,我也只是装着胆子,咬着牙,在房间里面转。刚转了一圈,就听我身后的眼镜男轰隆一声摔在地板上。我以为他发现了什么,谁知道他却指着我,干张嘴死活说不出话来。我也恼了,这种时候这不是要吓死人吗?过去就给了他一脚。这他才能勉强断断续续的说出话来:你背...背后.后..贴贴了个个人!!!我听见,立刻双手向身后抓去,感觉背后有一张不小的纸,我慌慌张张的将纸揭了下来,一看又双腿一软,什么时候贴在我后背上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揭下来的应该只是一部分,花花绿绿的纸。我双手继续在后背摸索着,觉得应该还有剩余的没被弄下来,我背过身让,眼镜男帮我。他死活不肯,我被逼得没法,只能告诉他如果他不照我说的做,今晚上,他会死在这里。他这才摇晃着手,把我后背的纸一点一点撕下来。我把这些纸重新拼好,就又诧异了。竟然是个人的模样,大概有半米长,穿着红衣裳绿裤子,脸笑得十分僵硬,看着就说不出的诡异。简单看了两眼,我也后退了两步。这是什么啊?这不是给死人烧的童男童女的纸人皮吗?是谁贴在我后背上的?是眼镜男?还是真的刚刚进来了什么人?贴我后背上干什么?我一想冷汗就下来了,心说这不是要让我当纸人给谁陪葬吧!眼镜男给我揭干净纸,就一直缩在一边。想走又动不了,只能浑身的哆嗦。我猜他肯定把今天晚上来找我当成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了。他见我望着纸人出神,也好奇的爬过来看。刚看了一眼,他就嗷了一声,彻底晕过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伸手探了探他还有鼻息,也就放心让他这么在地板上躺着了。能晕过去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了。我忽然觉得房间里一下冷了不少。心里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人总要有一个接受恐惧的过程,我盘算着如果这种事情天天围着我阴魂不散的出现。是不是过一阵子我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回到卧室穿了件衣服,又开始端详这个纸人皮来。越看越觉得心里毛毛愣愣的,想随手从窗户丢出去,又怕这是什么关键的线索。干脆拿了个毛巾盖了起来,又去研究那几张纸条。我回到沙发上从眼镜男身上迈过去,落脚的时候还要留神踩着他那一滩尿。忽然觉得他这么躺在这里特别碍事,我就推了他一下,想让他起来把他的尿收拾干净。一推这孙子不仅没反应,还借力翻了个身。我一看这种状况,也就懒得理他了。自己拿了拖布把地板弄干净。 拖着地,我就一边低着头想着那个纸人皮。心理面有了个疑问,为什么眼镜男看见那个纸人皮立刻就晕倒了。于是我又把毛巾掀开,带着疑问又去看。如果要不是我面临的这些局面让我不得不看它,我想我怎么着也没有这决心。幸好屋子被灯照的十分亮堂,但也掩盖不住纸人皮散发着这种无孔不入的诡异。仔细打量起来,这张纸人画工还是比较粗糙的,脸上的五官一看就是随手勾勒了几笔。说抽象不抽象,说儿童简笔画还没有那份孩子气。可是我这么一直看下去吧,竟然看出来点特别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这个纸人不是凭空随手画出来的。它是照着一个人被画出来的。 可是他像谁呢?我应该见过这个人。想着我就看向眼镜男,心说不会又是这么邪乎的事情吧。但手还是没有耽搁的伸向了他的脸,我把他的眼镜轻轻的取了下来。屏住呼吸,生怕他这个时候醒过来。卸下眼镜之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产生了心理作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张纸人是照着眼镜男的模样画下来的。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要真是这样,这张纸人所表达的意思是什么?难道并不是来害我的?而是救我的?提醒我眼镜男其实根本就是个,死人? 我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余光瞄了眼镜男一眼。他睡得很香,像是做了什么美梦,嘴角若有若无的上翘,好像在笑!这下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胆怯了,直感觉血在我身体里四处乱涌,要把我的身体撑爆了。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他起来问个清楚?还是我应该离他远点,躲得越远越好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些束手无策,只能站在原地安慰自己。不管他是什么,他这个体格我还是有把握保证自己安全的,没什么好怕得,没什么好怕得。可是 越安慰,就越害怕。我竟然躲到了门边上,心说你要是有什么举动老子立刻开门逃跑。靠着门,我才发现自己还拿着他的眼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随手就戴了起来,想腾出两只手来拿点什么顺手的家伙。又过了一会儿,我见他还是一动不动的。也就不那么警惕了。心说,每次都是这样,没什么大事,都是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我打算去洗个脸清醒一下,到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都快没血色了。 然后我就又发现了一个让我重新头皮发麻的事情。镜子里的我是戴着眼镜的,我竟然忘记了还戴着他的眼镜。可是这眼镜,我戴起来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视力一向很好,戴近视镜多多少少也会应该不适应、我摘下眼镜,又戴上。才明白他的眼镜根本就是没度数的。我又一下紧张了起来,把头从洗手间探出去看他。幸好他还是烂泥一样的摊在地上。可是我却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戴一个没有度数的眼镜呢。是为了装饰么,还是说,恐怕别人认出他来做的伪装?我刚刚已经摘下他的眼镜看过了,我已经铁定没有见过他。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些束手无策,只能站在原地安慰自己。不管他是什么,他这个体格我还是有把握保证自己安全的,没什么好怕得,没什么好怕得。可是 越安慰,就越害怕。我竟然躲到了门边上,心说你要是有什么举动老子立刻开门逃跑。靠着门,我才发现自己还拿着他的眼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随手就戴了起来,想腾出两只手来拿点什么顺手的家伙。又过了一会儿,我见他还是一动不动的。也就不那么警惕了。心说,每次都是这样,没什么大事,都是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我打算去洗个脸清醒一下,到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都快没血色了。 然后我就又发现了一个让我重新头皮发麻的事情。镜子里的我是戴着眼镜的,我竟然忘记了还戴着他的眼镜。可是这眼镜,我戴起来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视力一向很好,戴近视镜多多少少也会应该不适应、我摘下眼镜,又戴上。才明白他的眼镜根本就是没度数的。我又一下紧张了起来,把头从洗手间探出去看他。幸好他还是烂泥一样的摊在地上。可是我却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戴一个没有度数的眼镜呢。是为了装饰么,还是说,恐怕别人认出他来做的伪装?我刚刚已经摘下他的眼镜看过了,我已经铁定没有见过他。
我现在脑子里有无数个关于他的问号,恐怕只能等到明天他睡醒了才能揭晓答案了。而今晚我已经无力再去想纸条和纸人皮的事情,我的脑袋再也不想装下这些东西了。我回到卧室,竖了个枕头靠在床上,觉得不放心,又去厨房拿了把菜刀放在旁边。也不敢闭眼,就是勉勉强强的靠一会儿。我不能确定外面的眼镜男到底是不是安全的,我想我是草木皆兵了,但这也是没法的事,换谁经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谁都会处在崩溃的边缘。我看了看手机,从他进屋来,折腾了快三个小时了。心就没平稳的跳过,眼看着时钟还有几分钟十二点。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今晚要怎么才能熬过去。一想到今晚,我才又反应过来今晚是钱哥让我躲出去的最后一天。可是我并没有照他说的做,他就又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现在纸条我也收到了,纸人我还他妈也收到了,我到底下一步该怎么做?今晚不会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吧。想着我就局促不安起来,在冰箱里找出了一罐忘了在里面多久的啤酒。一口气灌下去,才舒服了点。躺着躺着,眼皮就有点抬不起来,索性全闭上。到也是没睡着,一直处在半梦半醒之间。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仿佛听见有手机铃声飘进耳朵里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也还是懒得睁开眼,权当作了幻觉。可是手机铃声并没有收敛,一直在响,我摸到手机,发现不是我的。那么肯定是眼镜男的,我走回客厅,才发现手机铃声似乎不在我的家里。而是,在门外面。 我走进门,听出我的判断没错,手机铃声的确就是门外面传进来的。就跟贴在我家的门上一样,声音那么近。我深呼吸,心里还是朝着好的方向想,也许是谁家的醉汉醉倒在楼道里了。可是即便是醉汉,他现在也肯定是靠着我家的们在睡觉。因为这声音太近了。如果不是醉汉,那会是谁不小心把手机掉在了楼道里么。我明知道外面肯定是一片漆黑,我还是透过门镜看了一样。似乎有若隐若现的微光。一晚上的经历,让我已经没有勇气打开门了。可是好奇心却一再促使我把门打开,看看门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心里一直在猜测,难不成是钱哥回来了? 最终还是好奇心站了上风,我发狠的哼了一声。一下子就把们拽开了。我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恐怕真的看见钱哥就面无表情的站在我面前。一两秒的功夫,我又把眼睛睁开了。因为手机就在我脚下,不知道是谁,深更半夜的把他放在我家门底下。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捡起来,手机被人设定了一个十二点半的闹钟。在我手里摇晃着发出铃声,听着让人胆战心惊。我关上门,猛咽了一口口水。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打量着手机,心理面就开始犯嘀咕。按照我目前的境况推理,这个手机肯定不是谁给我的惊喜礼物。然而又是谁把这个手机给我?出于什么目的?我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着手机,有点面熟。这个手机,我见过。思索了几秒钟,我找到了答案。心里忽悠的一下,手上的手机差一点就掉到地上。我奔向卧室,拿出自己的手机,我要打一个号码,来验证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随着钱哥的号码被拨通,手上的手机也嗡嗡嗡的开始震动起来。我的猜测是对的,这个手机,是他妈钱哥的。我啊的一声就把手机丢到了床上。这个手机所包含的内容让我不敢靠近。从最初的那几个诡异的电话,到现在这个手机离奇的出现在我的门根下。这中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都有谁用过这个手机。我真有些扛不住了,本能的就想瘫倒在地上。这次我缓了很久,足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才又能站起来,走进钱哥的手机。
我觉得,不管送给我手机的是人是鬼,他还是想告诉我什么的。以现在的状况,他似乎并不想伤害我,否则停电的时候我可能就已经死了。我小心翼翼的翻看手机的每一项功能,发现通话记录和短信被删除的很干净。只有我刚刚打过来的那一条记录孤零零的摆在屏幕上。整个手机,只有相册里面的几张照片。我点开照片,第一张照片,这应该是仰拍下来的,拍摄的地点很低,已经快要贴近地面了。画面很模糊,这可能跟钱哥的手机像素不高没有闪光灯有关系。总之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我端详了一会儿,换到了下一张。这一张,倒是清晰了一些,拍摄的位置也比刚才那张高了一些,似乎拍摄的时候拍摄者很快的抬起手,想要抓拍什么。然而画面里并没有什么东西被照下来,除了一小部分能看清楚应该是墙壁,剩下阴暗的部分都只能留下是大片的色块,模模糊糊的。接着第三张,这张和上一张貌似没什么区别,而且拍摄的位置又变成了贴近地面,加上前两张照片,我综合起来觉得这拍摄地点应该就是在所里。我的心跳开始加速,难道这就是钱哥死亡当晚他拍下的么?那么他一定是想记录下什么,而今天这个手机出现在我手里的原因,也是有人希望这些照片被我看到。我想着,就又翻到了下一张。这一张,应该还是在那个房间里,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向,这次是拍向门口的位置。依旧是不好辨认究竟拍没拍下什么东西。但我现在已经能断定,这就是在我们所里。毕竟我在这里工作时间不短,所里的环境装饰感觉都很熟悉,这不会错的。可是这些照片如果真的是钱哥拍的,他到底想拍下什么呢?我又翻了一张,这次和上一张一样,依旧是拍向门口的。我心跳开始加速,因为这一张粗看起来和上一张没什么区别,但细看起来,似乎在外面有什么东西被拍下来了,在门框的一侧,似乎有有一条腿?我并不敢确定,因为这条腿很不清晰,也许是当时拍摄光影综合起来给画面留下了这么一块儿阴影。我是我越看,越觉得向一只人腿,这个人应该是正在向门外走,钱哥拼命只记录下了那个人离开前的消失视线外迈出的最后一步而已。 我又翻了一张,最后一张更是黑的离谱,完完全全什么都没有拍摄下来。画面只是漆黑一片。我又从头翻看这几张,觉得最有价值的可能就是那一张像是拍摄到人腿的。如果我的设想成立,钱哥一定是临死前看见了谁,在那个人走的时候,想要拍下他来告诉别人?这样分析,是有人杀了钱哥?还是想告诉我别的什么事情?而这个手机难不成真的是钱哥的冤魂送来的?想让我为他洗脱冤情?如果不是,那又是谁?我边翻着照片边想,却没想到让我发现了另一处不对的地方。 每一张照片都是用日期来命名的,好比第一张的是 20110909001第二章以此类推就是20110909002.这几张照片也是这样排列的,只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第五张的名称20110909005,然而第六张的名称竟然是20110909007.这也就是说明,在第五张照片和现在的第六张照片之间,还应该有一张照片。然而却不知道被谁给删掉了。删掉的原因是什么?因为记录下了什么人?还是拍下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又是谁删掉的呢?是那天在钱哥家捡到手机的某个人?还是本来自始至终这个手机就一直在一个人手里。为什么钱哥死的当天却没有任何在注意他的手机不见了?我头痛欲裂,这一晚真是太惊心动魄了。我拿着手机百思不得其解,甚至都忘记了还有纸人皮和白纸条的事情没有解决。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件事情,只是我现在还找不到把他们串起来的线索。过了很久,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我捂着头,再想去洗把脸,走到客厅猛地发现,眼镜男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竟然一点察觉也没有。门关的好好的,我也没注意有开门的声音啊。即便他要走,也可以跟我打个招呼再离开,况且他的眼镜还在我手上。一想到眼镜,我才反应过来了。这个眼镜男现在这么奇怪,是不是钱哥的手机就是他放在我门前的?在他敲门时候设定好闹钟,然后进屋和我聊纸条的事情。等到闹钟响了,他算到我会去把手机捡进来,并且会在卧室里面研究,这样他就能不慌不忙的悄悄离开?那么这又是为什么?至于这么大费周折么。万一中间的任何一环有了偏差,岂不是他的计划就流产了?我越想越觉得眼镜男身上布满了疑点,是不是就连纸条和纸人皮也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可是回想起昨晚他哆哆嗦嗦的样子,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如果是,那么他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他跟我说过他住在六楼,我想我有必要上楼去问一问。如果他没说谎,那么他之前所说的一切还勉强可信些。想着我就走到了顶楼,这栋建筑的规格一层只有两户人家,我打量了几眼,左边的门上贴着春联,一看也不像是年轻人住的,我就抬起手敲了右边的门。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这个回答可信度还是挺高的,中年人听了反而摇了摇头,眨了两下眼睛,又问:你是不是记错了?我说:那也许是我记错了?那这间房没人住的吗?问这句话我还真就把心提了起来,生怕他很肯定的告诉我,嗯,就是没人住的。还好中年人,摇摇头,说,有人住,不过不是年轻人。我吁了一口气,又问,那你在这楼里平常上下班的时候见没见过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岁数不大,很瘦的。中年人,又摇摇头,反问我:你也是这楼里的吗?我连你都没见过。 我一想,那得了,眼镜男肯定说谎了。他为什么要骗我呢?是不是纸条就是他每天塞到我家里来的。又为了什么目的,又亲自把纸条送给我一趟?这样的话,钱哥的手机八成也是他给我的。可是这一切的初衷是什么,我完全琢磨不透
回到家,才感觉到身心疲惫,体力和精神都透支的太厉害了。干脆趁着外面天晴,赶紧躺下眯了一觉。做了好几个不挨边的梦,最后一个梦我梦见回到了所里。沿着楼梯一直向上走,我预感到前面不久就能看到钱哥死时候的情景。然而我的脚步却停住了,视线只能停留在楼梯口的墙边。而转角过去的楼道里,我听见钱哥打电话的声音。和那晚我听见的一模一样。接着钱哥咦了一声,楼道里面就再也没了动静。我在梦里干着急,想要壮着胆子哪怕探出头看一眼,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视线探出去。忽然我感觉有人正在朝着我这个方向走来,我很害怕,想躲起来,脚却一步也不能动。我感觉那个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从墙角探出了一张脸。我看见这张脸,立刻就吓得大叫了起来。一股脑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汗都已经湿透了。
这竟然是一张纸人的脸。和那个从我后背上揭下来的一样。都是笑的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我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赶紧找出钱哥的手机。再去看那一张照片,门外被拍下来的。也许并不是人腿,而是,纸人!钱哥临死前究竟看到了什么,那个纸人是有生命的吗?还是有人在旁边操控着它。我不敢想象,这太荒诞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无论如何挣扎,也许最后都只能步钱哥的后尘。也许我现在经历的,仅仅只是钱哥死前几天经历的而已,我们的结局,是一样的。
我看着照片,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听见钱哥的一声咦,似乎出现了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可是又会是什么事呢?那个叫小旭的大学生会不会知道?可是他所称亲眼看见的,却并没有发生?他是真的惊吓过度么?难道他说的事情就完全没有价值?
我想我下一步应该去找小旭,看了看时间,还不算晚。立刻打了电话去问一个同事小旭家的地址。小旭才来所实习没两天,和谁都并不太熟,如果不是这件事,我甚至都不知道所里有这么一个人,所以找到他家的地址还费了一番功夫,那边又转问了很多人居然没人知道,最后只好从电脑里调出了他户籍档案。
我看了看他家的位置,并不是很远,时间上应该没问题。拿了件衣服就出了门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口吃了点东西,路上无需赘述。到了他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在小区门口的水果摊上买了点水果,就直奔小旭家。
给我开门的是小旭的妈妈,是个徐娘半老的女人,而他爸的岁数显然就要大一些,两个人都挺和蔼,笑眯眯的。
我借口一直工作忙,说本来就该早点探望一下小旭,拖到今天才来。
便问小旭怎么没在家?
小旭妈妈说,因为上次惊吓过度,醒来精神就有些不正常,我和他爸说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他也不同意,在自己房里躲了一天,谁叫也不愿意理,我们俩生怕他落下什么病根,那也只能干着急,没想到孩子闷了一天,竟然没事人一样出来了,说要出去旅游散心,我和他爸一合计说孩子去散心是好事情,就让他去了,这都走了好几天了。
听到这,我心里就暗暗觉得不妙。
这小旭不会也是出事了吧,还是他也警觉了什么,选择躲出去了?
难不成钱哥也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出去躲一个星期?
我问小旭的妈妈他去哪儿了,小旭妈妈说他走的时候也没说,不过昨天小旭快递了张照片,说他现在在西藏玩呢,说着就要找给我看。
我接过照片,嘴上还说着你两口子对孩子还挺放心。
谁知一直不吭声的小旭他爸忽然就插了一句,我们这哪儿是放心啊,我们是不敢留他在家里住了!
话刚说完,小旭的妈妈就一副给我闭嘴的表情,小旭的爸爸看了看,只好拿了张报纸,把脸挡上了。
我心里一惊,看来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么?看样子他们两个也不打算告诉我。会是什么呢?
我心里想着,就看向小旭寄回来的照片上。
照片上的这个人,我一眼就认出了,竟然是眼镜男!
小旭就是眼镜男?我努力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却还是感觉喉咙发紧。
照片上的小旭并没有戴眼镜,对着镜头微笑,我越看越躁动不安起来。
看照片上的环境,应该还真的是西藏没错了,天空清澈压得很低,一伸手就能摸到。
小旭站在应该是个寺庙的前面,旁边还有一个经过的藏民。
时间应该是傍晚吧,阳光似乎不那么强烈,我越看小旭的笑越觉得脊背发凉。
这张照片说不出的诡异,我脑子里飞速旋转着,揣测小旭假扮眼镜男出现在我身边的目的。
是不是所以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包括钱哥的死?
然而这一切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而且,最让人心惊的是,小旭明明刚刚伪装成眼镜男消失不久,又是什么时候跑去西藏并且还能寄照片回来的?难道是他从我家悄悄溜走就立刻去了机场?就为了去拍摄这张照片?还是照片原本早就准备好了,他算到我会查到他家里来,就等着这个时候给我?
是什么目的让他能如此的费尽心机?
我盯着照片上的小旭出神,感觉这张脸明明在阳光下,却这么阴森。
然而我看着看着,就又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口吃了点东西,路上无需赘述。到了他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在小区门口的水果摊上买了点水果,就直奔小旭家。
给我开门的是小旭的妈妈,是个徐娘半老的女人,而他爸的岁数显然就要大一些,两个人都挺和蔼,笑眯眯的。
我借口一直工作忙,说本来就该早点探望一下小旭,拖到今天才来。
便问小旭怎么没在家?
小旭妈妈说,因为上次惊吓过度,醒来精神就有些不正常,我和他爸说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他也不同意,在自己房里躲了一天,谁叫也不愿意理,我们俩生怕他落下什么病根,那也只能干着急,没想到孩子闷了一天,竟然没事人一样出来了,说要出去旅游散心,我和他爸一合计说孩子去散心是好事情,就让他去了,这都走了好几天了。
听到这,我心里就暗暗觉得不妙。
这小旭不会也是出事了吧,还是他也警觉了什么,选择躲出去了?
难不成钱哥也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出去躲一个星期?
我问小旭的妈妈他去哪儿了,小旭妈妈说他走的时候也没说,不过昨天小旭快递了张照片,说他现在在西藏玩呢,说着就要找给我看。
我接过照片,嘴上还说着你两口子对孩子还挺放心。
谁知一直不吭声的小旭他爸忽然就插了一句,我们这哪儿是放心啊,我们是不敢留他在家里住了!
话刚说完,小旭的妈妈就一副给我闭嘴的表情,小旭的爸爸看了看,只好拿了张报纸,把脸挡上了。
我心里一惊,看来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么?看样子他们两个也不打算告诉我。会是什么呢?
我心里想着,就看向小旭寄回来的照片上。
照片上的这个人,我一眼就认出了,竟然是眼镜男!
小旭就是眼镜男?我努力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却还是感觉喉咙发紧。
照片上的小旭并没有戴眼镜,对着镜头微笑,我越看越躁动不安起来。
看照片上的环境,应该还真的是西藏没错了,天空清澈压得很低,一伸手就能摸到。
小旭站在应该是个寺庙的前面,旁边还有一个经过的藏民。
时间应该是傍晚吧,阳光似乎不那么强烈,我越看小旭的笑越觉得脊背发凉。
这张照片说不出的诡异,我脑子里飞速旋转着,揣测小旭假扮眼镜男出现在我身边的目的。
是不是所以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包括钱哥的死?
然而这一切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而且,最让人心惊的是,小旭明明刚刚伪装成眼镜男消失不久,又是什么时候跑去西藏并且还能寄照片回来的?难道是他从我家悄悄溜走就立刻去了机场?就为了去拍摄这张照片?还是照片原本早就准备好了,他算到我会查到他家里来,就等着这个时候给我?
是什么目的让他能如此的费尽心机?
我盯着照片上的小旭出神,感觉这张脸明明在阳光下,却这么阴森。
然而我看着看着,就又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1: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上的小旭之所以看起来阴森,因为他的身子完全和环境没有处在一个色系上面。
我仔仔细细的沿着小旭的轮廓研究,基本可以断定这张照片应该是PS出来的。
我一下恍然大悟了,他妈刚刚自己又吓了自己半天。
可是随后就又有无数的问号冒了出来。
看样子这张照片是事先就准备好的,估计就是用来应付我或者别的什么人的。
小旭肯定没有去西藏,说不定他现在就在我的身边,潜伏在暗处。伺机窥探。
可是,这造假的技术连我都能看出来,证明造假的人手段并不高明,或者也许伪造这张照片的时候很仓促。
然而既然已经决定用照片来糊弄别人,为什么不弄一张以假乱真的呢?

我心想,这些问题还是留到回家慢慢思考,我现在脑海里已经有了大致的分析。
那就是这一切不能说全部,但起码多多少少都跟小旭这个人有联系。
下一步只要找到小旭,相信就能了解了很多真相。
我心情舒缓了不少,因为这样一来,什么白纸条纸人都可能就是小旭的招式。
而且钱哥死的那晚,小旭也在场,他一定知道什么。说不定钱哥就是小旭杀死的。
于是我起身准备和他的父母告别,刚站立来,就听见里屋小旭的爸爸哎呦了一声
我一听下意识的就跑到里屋,一把把门推开了。
这一下反而小旭的父母目瞪口呆了。
我也吃了一惊,小旭的爸爸赤裸这上身,身上竟然有好几个很长的刀口,缝伤口的针密密麻麻的,让人看着就心惊胆战。
小旭的妈妈正在给他擦药,见我进来,手一哆嗦,药瓶就掉到了地上。
我心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小旭的爸爸被砍了?谁下了这么狠的手?他怎么不报警?
我转念一想,不对,我回忆起他爸爸之前似乎说漏嘴了一样说了一句不敢留小旭在家里住了。
难不成小旭真的得了精神病?会伤害自己的父母?所以他父母才把他放出去旅游了?
可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送到精神病院去呢?这样老两口能放心?
如果是真的,小旭就是有极端的暴力倾向,我一回想他就在我们家客厅躺了一宿。
我就开始后怕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0-11-29 09:01 , Processed in 0.1141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