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理工学院论坛|洛理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夏末之殇

[小说随笔] 【转】我上个月审的犯人对我说了一句话,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迷惑过,明明太阳照在我身上我还是感到一阵阵寒意从我脚底向上蔓延。户籍警察可能看我表情猜到我诧异,接着说:你也甭觉得吓人,我说的啊,还是昨晚上撞见老钱分尸的那个小旭说的,我告诉你啊,我跟你讲我都一身鸡皮疙瘩,小旭还实习大学生呢,当时就吓晕了,刚醒没一会儿,还在那儿哆嗦呢,你说这事,谁碰上不得吓晕了啊。
而且最渗人的还不是这个呢,你知道吗,据说被分尸的尸体是老钱自己!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完我就打了一个冷战,这怎么哪儿哪儿都不挨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旭看见钱哥分尸,还镇定自若打电话。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果早上发现被分尸的尸体是钱哥自己?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又说:领导正找你呢,你还是听领导跟你说吧。这班儿也没法上了,谁敢在里面呆着啊。
说着就要走,我回身拉住她,现在最让我有疑问的是,那个犯人哪儿去了。如果钱哥分的尸体不是他,那么他肯定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于是我问她,你知道咱所里死了一个犯人吗?
她很意外的摇摇头,说,哎呦,还死了别人了?
我见状还是赶紧打住吧,看情况,好像死了犯人这件事压根就没人知道。这要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作剧 我肯定跟他们拼了。
现在我对钱哥死活也抱有迟疑态度了,不是说领导正找我么,我觉得领导怎么着也不能跟我开这么无厘头的玩笑吧。
见了领导却更让我沉重了,因为我确认了两件事,第一是,钱哥真死了。不过没有被人分尸。
第二,那个叫小旭的大学生一口咬定看见钱哥午夜分尸,现场却检查不出任何证据。
不过让我放心的是领导只是问了我为什么无辜旷工的事情,我随便编了几句搪塞过去了。
他却没有提及任何有关于所谓的犯人死亡的事情。
跟领导聊完我也不敢进道楼里面了,赶紧出来喘了几口气。
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我是完全没有心情上班了,虽然钱哥跟我没有到我为他披麻戴孝的交情。
可是一个人说死就死了,而且死的比电影里还蹊跷。光这一点就够我喝一壶的。
我干脆又找领导请了个假,回家装病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又说:领导正找你呢,你还是听领导跟你说吧。这班儿也没法上了,谁敢在里面呆着啊。
说着就要走,我回身拉住她,现在最让我有疑问的是,那个犯人哪儿去了。如果钱哥分的尸体不是他,那么他肯定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于是我问她,你知道咱所里死了一个犯人吗?
她很意外的摇摇头,说,哎呦,还死了别人了?
我见状还是赶紧打住吧,看情况,好像死了犯人这件事压根就没人知道。这要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作剧 我肯定跟他们拼了。
现在我对钱哥死活也抱有迟疑态度了,不是说领导正找我么,我觉得领导怎么着也不能跟我开这么无厘头的玩笑吧。
见了领导却更让我沉重了,因为我确认了两件事,第一是,钱哥真死了。不过没有被人分尸。
第二,那个叫小旭的大学生一口咬定看见钱哥午夜分尸,现场却检查不出任何证据。
不过让我放心的是领导只是问了我为什么无辜旷工的事情,我随便编了几句搪塞过去了。
他却没有提及任何有关于所谓的犯人死亡的事情。
跟领导聊完我也不敢进道楼里面了,赶紧出来喘了几口气。
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我是完全没有心情上班了,虽然钱哥跟我没有到我为他披麻戴孝的交情。
可是一个人说死就死了,而且死的比电影里还蹊跷。光这一点就够我喝一壶的。
我干脆又找领导请了个假,回家装病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家我才想起来手机和衣服还在郊区的小招待所里。
又折身回去拿,再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
也没胃口吃东西,只想好好睡一觉。也许睡一觉再醒来就会发现就是个毫无逻辑性的梦吧。
躺下,随手把手机打开了。瞬间铃声不断,快要把手机撑爆了。
我拿起来看,都是些某某在什么时间给我打过电话的短信通知。
我一条一条看,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昨天半夜有一个号码在不停的给我打电话,是钱哥的。
足足打了有几十遍。
最后一次打给我是在午夜3点多的时候,那时候应该差不多就是我在楼下听见钱哥给人打电话的时候。
可是他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呢?是想在临死之前告诉我什么?
我睡意全无了,都这样了谁还敢睡觉啊,起床随便套了件衣服我就又出了门。
因为我想起,当时那个犯人的笔录肯定是有的,不管这是不是这件怪事的源头,起码也能让我想起些什么。顺着犯人的个人信息我说不定还能找到他家的什么人。
我刚开门,门缝里就掉下一张纸。
我打开一看,上面什么都没有写。说真的,我又开始开怕起来,但这就是张白纸,不是小广告也不是轮子的宣传页。我只能安慰自己不要疑神疑鬼。把纸随手装在兜里,就出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回所里,我是真不愿意回去,现在我十分忌惮那个地方。可是好奇心又推着我一步一步的走了回去,幸好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要是再让我大晚上跑回去,借我俩但我也不敢了。
到了院门口,我就一直在深呼吸,鼓足勇气迈步前进。刚走两步,手机响了。
我掏出来一看,手机差点掉地上,因为是钱哥打来的。

接还是不接,接还是不接。
我手指控制不住的在颤抖,好不容易用双手才能抓住电话。心慌的不行,合着之前的准备活动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啊,勇气早就飞没影了。
摁下接听键的那一刹那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屏住呼吸听电话那边的声音。
那边没有人说话,不过倒不是很安静,偶尔能听见汽车的驶过的声音,八成是在路上。
这让我就安心不少,因为在路上,起码应该是太阳底下,管他什么牛鬼蛇神,太阳光一照,全都给老子玩完。
于是我更仔细的听,很幼稚的想听出那边是什么环境,在路上,在什么路上?我这么一想,自己又把自己吓了一跳,因为我眼前冒出三个字,黄泉路!!!!!!!!!!!!!!!!!!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跳到嗓子眼了,感觉要把我憋死了,我赶紧捂住话筒大口的喘气。
旁边一辆改装过的比亚迪F0嗡嗡的带着噪音从我旁边冲了过去。
又给我的心脏一个突然袭击,我咬着牙,又把耳朵贴了上去。
就立刻觉得不对劲,那边忽然嘈杂了一下。
很快就又平静了下来,我忽然要抓狂了,电话那边一定是刚才那两比亚迪改装车开过去的声音,钱哥就在我附近!!
我最快速度顺着路看向那边,搜寻钱哥的影子。
然而我却什么也没发现,因为路上的行人并不多,而且,并没有钱哥,我心有余悸,这多亏是没看见钱哥,这要是亲眼看见一个早上刚得知死讯的人隔着不远跟我打电话,在我发现他的时候还跟我招手,我肯定当时就吓死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我再拿起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跳到嗓子眼了,感觉要把我憋死了,我赶紧捂住话筒大口的喘气。
旁边一辆改装过的比亚迪F0嗡嗡的带着噪音从我旁边冲了过去。
又给我的心脏一个突然袭击,我咬着牙,又把耳朵贴了上去。
就立刻觉得不对劲,那边忽然嘈杂了一下。
很快就又平静了下来,我忽然要抓狂了,电话那边一定是刚才那两比亚迪改装车开过去的声音,钱哥就在我附近!!
我最快速度顺着路看向那边,搜寻钱哥的影子。
然而我却什么也没发现,因为路上的行人并不多,而且,并没有钱哥,我心有余悸,这多亏是没看见钱哥,这要是亲眼看见一个早上刚得知死讯的人隔着不远跟我打电话,在我发现他的时候还跟我招手,我肯定当时就吓死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我再拿起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收起电话,站了好一会儿才敢动地方。
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追查那个犯人的背景了,起码今天不能了。
我想要吃很多很多的安眠药,足够到我从现在一直睡到第二天的。
我也有点害怕回家,因为那里就我一个人。
我想了想,还是找了个棋牌室,跟着麻将声,勉强找了把椅子迷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我迷迷糊糊的回到家里,想趁着白天有安全感大睡一觉。
刚用钥匙打开门,就又从门缝掉出一张纸来。我打开一看,竟然又是白的。
老子立刻血就往头里面冲,现在我身上的事一个比一个邪乎,连他妈回家都不能让人安心。
我扯开嗓子在楼道里大骂,说他妈谁家小孩不长眼玩这种恶作剧。因为是大早上,楼道里正出门上班的人不少,一会儿就有些人凑热闹来看,跟听说相声似的,要不是看看表上班要迟到,我看他们都有听上瘾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骂完了,我也算是一种发泄了吧,准备进屋睡觉了。刚转身,一个戴眼镜的男的就拍了我一下。
他说:哥们,塞到你们家门缝里的是这种小纸条吗?
我低头一看,这个人手里拿的正是我这两天捡到的这种。
我连忙点头,问他怎么了?
他把头凑过来,居然还挺神秘,说:我们家也有


我一听就舒服点了,看来就是哪个孩子玩的恶作剧,这还有别的受害者呢。
我问哪个男人:那你逮着是谁吃饱撑的了吗?老子想揍他。
男人摇摇头,这个怎么可能抓得到。谁能没事,在门镜这里守啊。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随口跟男人交代了句抓到是谁记得来通知我就好。就要回去睡了。
男人却拉住我,问:你真不知道这张纸是干什么用的吗?
我摇摇头,看着他葫芦里卖的什么翔。
男人却不肯继续说下去。
我觉得他好像在这纸条的问题上瞒了我什么,我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连忙摆手,下楼去了。
头痛,特别的头痛,让我奇怪的是,事情发展成了这个样子,我似乎不那么害怕了,也可能是白天的缘故,反正我躺下就睡着了。睡的到不能说是多香,起码没有做梦,一觉醒来已经11点多了。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揉着太阳穴又开始整理这件事的脉络。
然而想了很久却还是没有头绪,转念,又想到白纸条和钱哥和那个犯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上面。
我看了看门,好奇心一下被勾起来了,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从门镜里面看向楼道。


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我心说,这要是看见什么又得吓一跳。
 楼主| 发表于 2011-11-2 20: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到沙发上,发现烟没有了,穿了衣服去买。
打开门,真的又有一张白纸条落了下来,我没有立刻去捡,而是快跑到楼道里,环视了一圈。
并没有什么发现,只好又把纸条装进衣兜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0-11-29 09:19 , Processed in 0.09477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